以丧为美的世界, 偶尔想念“主旋律”

金沙6629网站

2018-10-10

虽然对之前中戏的尹珊珊老师批评《战狼2》的大部分论据持反对态度,但是她开场白有一段话讲的很有道理:“爱国主义的电影拍得越好,对于中国的电影市场来说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,因为全世界各个国家都在拍爱国主义电影。

”这让我想到,国内的“年轻人有点排斥主旋律电影”的现象,可能他们不是在排斥这个电影类型,而是这类电影拍得不够好。

目前来说,中国的主旋律电影的确拍得不够好,总是太硬,太灌输,不懂得温言软语以情动人。 在这方面,美国人可能是最厉害的。

最近又有一部口碑很不错的美国主旋律电影在国内上映了,《恐袭波士顿》,原名《爱国者日》,看名字大概就能大概猜到,是由2013年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的真实爆炸案改编的。

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这部电影也真的真的非常真。 有多真呢,可以先看看里面的警察形象。 印象里,通常来说,这种电影里的正面形象会异常强大,飞天遁地无所不能,永远神兵天降,总能第一时间出现在所有危急场所并轻松化解危机。 多强大的反派,多密集的枪林弹雨都挡不住仿若有四只眼睛和八对手脚的主角光环。 但《恐袭波士顿》里的警察不是这样的。 马克·沃尔博格饰演的男主角汤米·桑德斯,从出场方式开始就略微有点尴尬。 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被降职的他为了追一个家暴醉汉,破门而入,把腿给破瘸了,以至于后面的整部电影,他都是以一个瘸瘸拐拐的状态出现的。 更为显著的是战斗中的警察们。 很多影评里说这部电影里的动作戏很精彩,但是这个精彩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动作戏的精彩。 我们的设想里,精彩电影的枪战和追捕,会有很多花里胡哨的动作设计,追捕和被追捕的双方翻来滚去飞檐走壁,连车子漂移的角度都很完美。 但现实情况怎么可能是这样呢,他们面对的是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,这两个人,犯罪之后就能立刻镇定地坐在家里看相关新闻报道,顺便嫌弃现场伤亡状况不够惨重,作出“我们不应该把炸药放在地上,应该放在腰部左右的位置”这样的评价。 偶尔想念主旋律"/>(现实中,狱中的焦哈尔对着监控比中指)他们还杀死警察,抢走了枪,随身携带着炸药。

而在现实中与歹徒进行正面的很多警察,是连枪都没开过的。

于是这种状况下,电影里的巷战和追捕,都最贴近人类真实的身体和心理状态。

发现驱车逃跑的歹徒的警官,最初只有两人,他们和歹徒兄弟对战不占优势,只能用车和居民的篱笆做掩护,他们也并没有百发百中的枪法,还要时刻防范恐怖分子扔出来的炸药。

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最后制服歹徒两兄弟里的哥哥的,是从巷子的侧面包抄过去的老警官杰夫·普格利泽。

过程也并不英武,一度被歹徒反压在地上扣住眼睛,最终在另一位同事的支援之下才抓住他。 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一直以来,人类的想象力都很丰富,电影也追求画面,追求眼球效应和刺激感。

我们在电影里看了太多的血腥暴力和大场面战斗画面,我们见惯了黑帮电影的枪战,主角潇潇洒洒来去自如,预判准确,连背后的子弹都能看见,命硬至极,最后总能活下来;我们看惯了超级英雄拯救世界,动不动就是整个城市的覆灭,乃至整个人类的灭亡,而超级英雄总能解救这种人类的大灾难。 但真的不是这样的啊,人类其实极其脆弱,一具肉身,一副心智,能承载的、抵挡的,都非常有限。

他们在面对这种没遇过的大型恐怖袭击事件的时候,也是在慌乱中强行让自己镇定的,见到太惨烈的惨状,也会有片刻的愣神;会因为情况无法控制爆粗口,在大喊大叫的互相交流里破音。

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正是这种贴近现实的真,才能最直白地击中人心。

这部电影的真,还得益于导演的一个手法——将电影镜头和真实的监控镜头剪在一起。

比如爆炸前的真实画面,在电影里就被反复运用,除了穿插在场景里,还被反复运用在警察的办案场景里。 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再例如影片里极其精彩的段落,被歹徒兄弟劫持的亚裔男子孟丹从车里逃跑的情节,导演也将监控画面和电影镜头剪辑在了一起。

上面两张是真实的监控画面,第三张是电影画面。 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以及大量的真实缅怀画面。 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包括导演摈弃好莱坞剧作模式严格按照时间顺序而来的叙事线,也是影片真实感的重要来源。

但手法其实是其次,最最重要的,其实是导演对于事实最大的尊重。 除了增设的男主角以外,影片中的所有人物基本上都有原型:包括被歹徒挟持后勇敢逃出,后协助警方破案的中国籍男子;从小巷旁边包抄过去制服歹徒中的哥哥的老警官;一起去看马拉松,最后都失去了自己的一条腿的年轻夫妇,以及死去的那个八岁孩子,男主角哭着说“一看就很乖不会讨人厌”的那个。

偶尔想念主旋律"/>(剧中的孟丹和原型人物孟盾的合影)甚至在案发后二十分钟,歹徒就去超市买牛奶这种细节,也是真的。

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而真实里,除了显现出人类脆弱,还有人类的珍贵。 电影开篇,就用一定的段落讲了在这场惨烈的恐怖袭击之前,波士顿人们平静的生活。 爱纠正妻子读音的丈夫,推着宝宝去看妈妈跑马拉松的父亲,倾慕后来遇害的警官的麻省理工在读生,和父母视频展示新车、正准备开始一段恋爱的亚裔青年。 包括在爆炸之前,兴致勃勃的观赛者,和在跑道上奔跑的所有人们。

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只是寥寥片段,也足以让我们感受到浓烈的情感联结,就只是坐在电影院里,也会在心里大喊不想让任何一个人出事。

更可况是这些人身边,和他们朝夕相处,有深刻感情联结的每一个人。

因为任何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都不是以孤岛的形式存在的,除了他们本身以外,彼此之间交付的感情是更为珍贵的存在。 而在厄运面前握起的手,是一种联结的加深,更尤为动人。

偶尔想念主旋律"TITLE="以丧为美的世界,偶尔想念主旋律"/>虽然片子最后还是不可避免地洒了一碗鸡汤,但最后的所有人物原型的群访又把这一切都拉回来了。

成为抓住嫌疑人的关键人物,孟丹的原型孟盾说:┊┊┊┊┊┊。